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159kk > 都市 > 極品狂妃,太子麾下好乘涼 > 第七百七十二章:陰陽石

極品狂妃,太子麾下好乘涼 第七百七十二章:陰陽石

作者:秦翎久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19-10-14 19:28:17 來源:筆趣閣950

第七百七十二章陰陽石

“包子,有新發現,你過來聞聞。”千千招呼著。

包子很不情愿地湊過去,聞了聞,“怎么啦?”

“是不是邪術?”千千問。

“不是。”包子很無奈,“你們是不是魔怔了?如果這座城里出現邪術,人家一定會發現的,別質疑人家的專業水平。”

“你聞一聞,大舅舅身上的臭味,是不是從這里發出來的?”千千說。

包子愣了一下,點頭,“的確是,這里的味道比別處重一些。”

千千小臉嚴肅。

她攥著拳頭,“娘親,你以前給我講過,你家鄉的醫術很高明,可以開顱,可以在心臟里放支架,可以打開腹部?”

秦羲禾點頭,“那叫外科手術。”

“你可知道外科手術的必要條件?我……想剖開大舅舅的肚子看看。”千千小臉發白,眼神卻很堅定。

秦羲禾挑眉,“你……認真的嗎?”

“我會請沈叔叔來幫忙。”千千說,“我們兩個的話,一定可以的。我覺得,奪走大舅舅生命的東西,就在他的肚子里。”

秦羲禾嗓子緊了緊。

她下意識地看向夙央,夙央又看向秦越。

秦越臉上的表情變化了好幾次,“父親本就病入膏肓,隨時都可能斷氣,有一線希望比等死要強,千千,辛苦你了。”

千千鄭重地點點頭。

“包子,你去喊沈月離來。千千,我們來準備手術用的東西。現在我們沒法做到絕對無菌,要盡力做的好一些。”秦羲禾說。

“秦越,拿幾面鏡子,無數蠟燭,烈酒,棉花。”

“夙央,你回去取香夫人的藥箱。”

“千千,你仔細聽我說。”秦羲禾將手放在千千肩膀上,將她所知道的外科手術的注意事項告訴千千。

千千臉色嚴肅,小手微微顫抖。

沈月離到來的時候,身邊還跟著龍戚和小龍,以及難得女裝打扮的葉清酒。

“龍戚?你不是去見一個故人?怎么也跟來了?”秦羲禾挑眉。

“我的故人就是他。”龍戚指著沈月離,“我來臥云城,多半都是住在他家里。”

沈月離臉色漆黑,“叫我來干什么?”

“清酒,你來的正是時候。”秦羲禾并沒有理會沈月離。

“我需要你幫我制作一些東西。”她將葉清酒拽到一邊來,畫了一些刀子之類的東西。

葉清酒盯著那張圖看了好半晌,額角抽了好幾下,“羲禾,這都多少年了,你的畫功,可真是一點進步都沒有。”

“能做出來嗎?”秦羲禾問。

“我試試吧。”葉清酒的速度很快,很短的時間就做出了幾把手術刀,手術剪,手術鉗等。

雖然跟記憶中的不太一樣,勉強能用。

消毒,殺菌,點燃蠟燭,利用鏡子的反射,將光芒集中。

秦羲禾帶著眾人離開屋子。

屋子里,只剩下病人,千千,沈月離。

“現在我們也只能祈禱了。”秦羲禾站在外面,“這里根本沒有手術的條件,千千和沈月離的醫術再高明,也難以抵擋細菌。”

“只希望我們所做的消毒起了作用。”

夙央拍了拍她的肩膀,“羲禾,別難過,一定能成功的。”

“嗯。”秦羲禾深深吸了口氣,“我知道的。畢竟,千千是我們的女兒。”

龍戚抄著手站在一旁,看著夙央和秦羲禾相互依偎的模樣,醋意盎然。

他冷哼了兩聲,將臉轉到別處,眼不見心不煩。

秦越非常不安心,雖是坐著的,手指卻一直點著桌子。

時間一點點過去。

太陽也慢慢落山。

光線暗下來之后,秦羲禾的擔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光線降低之后,只靠著蠟燭,怕是會更加困難。

何況……

何況千千和沈月離他們已經進去了一個時辰。

從傍晚到晚上,時間越長,他們越焦躁。

正在眾人無比焦急的時候。

終于,門被打開。

千千出現在門口。

“千千。”秦羲禾想撲上去的時候,驀然看到千千身上的鮮血。

“娘親,我找到了。”千千伸出手,血染的手心里,是一枚極小的石頭。

那石頭的形狀有些奇怪,像是個人形,不若指甲大小,在鮮血中,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就是吸走舅舅生命能量的東西。”千千說,“娘親,我找到了。”

她說著,身子軟軟地倒下去。

秦羲禾忙將她扶住。

沈月離也走出來,“已經縫合完畢,應該沒什么大礙。”

“那塊石頭位于極為奇怪的地方,好在包子聞出了味道,他身上被切開的部位并不是很大。”他說,“應該沒生命危險。”

他說著,松了一口氣。

以前并不是沒做過縫合,傷口太過猙獰之人,他總會將傷口縫合后再做處理,也算是輕車熟路。

但,直接切開里面再縫合,還是頭一遭。

過程雖然兇險,卻也平安度過。

“等過段時間我來拆線。”沈月離擦著手,“清酒,回家。”

葉清酒與秦羲禾道別后,跟著沈月離離開。

“沈月離跟十年前一樣一樣的,脾氣沒變,容貌也沒變。”秦羲禾說,“還是那么臭。”

夙央有些擔心千千。

“不礙事,就是太累了。”秦羲禾說,“不僅僅是身體累,第一次做這種工作,千千能保持鎮定已經很不錯了。”

“夙央,你先帶千千去休息。”

她拿著手絹,捏過那塊奇形怪狀的石頭,放到包子跟前。

包子被熏得往后退了好幾步,“主人,你想熏死人家嗎?”

“你可知道這是什么東西?”秦羲禾問。

包子搖頭,“味道特別特別臭。”

“是大哥身上的臭味來源?”秦羲禾說,“你以前從來沒見過這種石頭?”

包子搖頭,“完全沒見過。”

“那,你可你曾在其他地方聞到這種味道?”秦羲禾總覺得有些地方不對勁。

可,具體哪里不對勁卻說不上來。

有種很奇怪的違和感。

“這種石頭,我好像見過一次。”龍戚說,“可否給我仔細看看?”

秦羲禾將石頭遞給他。

龍戚臉色嚴肅地看了半晌,又遞給小龍。

小龍歪著頭想了好半天,“啊,我想起來了。”

“這種石頭,叫做陰陽石。”

“陰陽石?”秦羲禾挑眉,“那是什么東西?”

“是我跟龍戚在一個小島上遇見的石頭。當時覺得有些好玩,還買了兩個。再后來,我玩膩了,就把石頭丟到海里去了。”

“所以,陰陽石到底是什么?”秦羲禾有些急切。

一些事情呼之欲出。

“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小龍說,“一個黑的,一個白的,就像棋子一樣,所以叫陰陽石。”

“當地有很多這種石頭,供奉著。對了,他們還有個傳說。”小龍用角拱了拱龍戚,“你來說。”

龍戚想了想,“那只是傳說而已……”

“不管是什么,我想知道這石頭的來由。”秦羲禾說,“傳說也不可能空穴來風,龍戚,告訴我。”

龍戚捏著那塊石頭,“傳聞,陰陽石是一對。黑色的是陰石,白色的則是陽石。擁有這兩塊石頭的兩個人,可以同生共死。”

“將代表著女性的黑色石頭放在男的那邊。而將代表著男性的白色石頭,也就是陽石,放在女性那邊。可以讓相戀的兩個人,同年同月同日死,至死不渝。”

“所以,這陰陽石又被稱為姻緣石。多半都是年輕男女來祭拜。我想,秦靈霄身上的石頭,跟這個應該沒啥關系吧?”

“不,不一定。”秦羲禾說,“龍戚,那陰陽石的模樣,是不是也是人形?”

“這倒是。不過,我所見到的陰陽石都挺大的,大概有巴掌大小。”龍戚說,“再說,只是兩塊石頭而已,如何能讓人同生共死?多半是當地人為了多賣點特產想出來的噱頭罷了。”

“不一定。”秦羲禾心里突然有了計較。

秦靈霄的體格很壯,是他們兄妹四個中最魁梧的。

如果正如千千所說的那般,他并不是得了絕癥,而是將生命能量分給了其他病入膏肓的人……

“秦越。”秦羲禾冷聲道,“你母親真的已經死了嗎?”

秦越覺得莫名其妙,“當然,我親手埋葬的,母親生前喜歡自由,按照她的遺愿,我將她的骨灰火化,灑向田野。”

“那你可知道秦烈的母親在什么地方?我記得,那個女人叫什么胡姨娘來著。”秦羲禾說,“她可還活著?”

“我不太清楚。父親早已經將她休了,后來她就沒了音訊。”秦越說,“秦烈也在軍中,不曾與她接觸過。她,怕是也已經死了吧?”

“不。”秦羲禾攥緊手。

她有種感覺。

胡姨娘沒死,大哥身上的石頭,就是她放的。

“姑姑。”秦越說,“這石頭既然已經被取出,父親或許會慢慢恢復正常。”

他將那塊石頭砸碎,“若真如國主說得那般,陰陽石可以同生共死,給父親下套的人,怕是也活不了幾天了。算了吧。”

“只要父親還活著就好。”

秦羲禾嘆了口氣。

話雖如此,可……

“算了,你想怎么辦就怎么辦吧。”她說,“仔細觀察著大哥的病情,有什么情況一定及時向我匯報。”

“時辰不早了,我們先回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快乐飞艇是全国开奖吗